赌博与中国传统哲学

 二维码 4986
发表时间:2015-11-19 19:10
文章附图

赌博与中国传统哲学


    中国人“天人合一”思想并非纯粹的意识观念,它是一种来源于生活的经验产物。“天志”最初现实作用是一种社会秩序,也就是那种公正而无可争议的分配食物与劳动的抽签活动中得来一种价值经验。对于这公正手段的运用必然赋予一种说服力,使其变得更为有效,这便是中国史前和史初在广泛使用的筮卜手段,其背后支撑是一个创意性的思想设计,即天与人、虚与实、阴与阳;二元互渗作用的神秘哲学体系。当然,鬼神之事最终服务于人事,包括听天由命。


  中国在传统观念奉行“天命不可为〔违〕”神秘自然主义精神,这种“天命观”听起来很有悲观的宿命意味。可是,与此对斥的二元思想另一端则是“无为而无不为”积极主张,事实证明了中国人习惯“听天由命”是极为乐观的生活态度,其天命观念中更多的是对“偶然性”迷恋和崇拜,同时坚信“老天”是最公正的本体,由此构成一套道德原则和价值信仰,它对人们日常生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正是这一“天命观”使得中国人拥有侥幸思维习惯和“好赌如命”特殊性格。譬如中国旧时流行让男孩进行抓阉来窥探其一生命数,好做进一步的预期投机;所谓“富贵在天,生死由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服从天命则必须积极投入的博弈热情。  



  早先统治者都担任国家巫师与祭师的职务,也就是说一些验证“天道”的操盘手和传达“天意”的代言人,转而变成了“天子”和人王。一切权威来自于公正,古今中外都无不例外,神代表最高公正的原则和权威的意志。这一原始价值观念自然注定了人类历史上一度的宗教神权的政治地位。显然,天志权威在政治实践可以被操纵和亵渎,表面上则必须“名正言顺”。道理简单,公正而英明的天意能够征服天下人心,所以历代皇家发布命令“圣旨”都要打着“奉天承运”的旗号,实则是上古时代巫术占卜中留传下来的口头禅,说明统治集团不过是奉承“天意”和行使“天运”,以致大臣们都以“禀奏”表明他们在“替天行事”,这使人不难想象到“替天行道”的造反口号。


 


  当然,中国人也不免把“上天”理解成一个具有人格意志的主体,而非绝对的铁面无私。话说回来,它在于中国坚信上天有着超凡的正义人格,譬如人们历经了苦难和屈辱,最终只能在上天那里找到正义的慰藉。别小看这些,它们是中国人巨大道德化的精神资本,近则可以昭雪复仇;远则利于转世投胎,所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如《二度梅》和《七仙女》都说明了天志具有可感动性。之所以,中国人常以自杀作为一种洗雪冤屈的道德及宗教性豪赌手段,它显然由原始宗教观念中派生出来的道德博弈行为,正如人们意愿赌博在一定程度说明了他们对天意公正性与权威性的遵从。可以肯定,庙堂的签筒和道士的八卦,与赌场上的色子、方宝、牌九和麻将均为一路货色,好赌者八九都迷信,原因在于人为意志无法确定运气的偶然性,即便赌艺再高,牌风欠佳也是一事无成,如卧龙先生所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现代理性工具与思想虽然摧毁了中国人心中“天道”之信仰,可偶然性的天择用途却没有因为“上帝死亡”而消失,只是变成一种投机游戏的赌博法则。


文章分类: 如何戒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