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之妻

 二维码 1009
发表时间:2015-12-09 19:36
文章附图

原标题:赌徒之妻

◎刘吴瑛

周遭人都说,孟岭这次栽大发了,月姣怎么也得离婚,保全她母子俩。没想到,月姣果断做了决定,卖了加工厂和门市房,还债,搬家。

“豆腐西施”嫁给小老板,当年是一段佳话。

孟岭脑子灵,不笑不说话,天生做买卖的料儿,二十多岁就撑起个小工厂。

月姣说,孟岭油腔滑调的,总跟她讲笑话,有次没绷住,笑了,就这么好上了。

旁人都说,月姣是看上了孟岭的钱。她家世代做豆腐,起早贪黑,赚的是辛苦钱,月姣漂亮又能干,怎甘心一辈子泡在豆腐坊?

两人的婚礼煞是风光,可没俩月,月姣就夹个包袱回娘家了。啥事啊?赌,孟岭赌了一宿,没回家,月姣哭了,这日子咋过呀?

第二天一大早,孟岭上门领人,还拎了两只烤鸭孝敬岳父母。他一脸愁相,好老婆,你可是通情达理的人啊,我做买卖,还能不陪客户,不交朋友?小赌怡情,小赌交友,以后我注意,早回家还不行吗?月姣的父母也劝女儿,孟岭的买卖做得大,跟咱做豆腐不一样,他得交际啊……好话说了一箩筐,月姣抹抹眼泪,跟孟岭回去了。

万劫赌为先。月姣知道这赌瘾难戒,光靠抹眼泪不行,还得从长计议。

先是撺掇着孟岭囤资产,盘下了加工厂的地皮,又在市里按揭买了个门市,弄得孟岭直嚷嚷“现金链”断了断了……还施展怀柔战术,温柔贤惠,大展厨艺,拴心又拴胃。

月姣得意了好一阵子,其实,孟岭变明赌为暗赌……两人像拔河,表面上风平浪静,都在暗地里较量。一年后,月姣生了儿子,孟岭算是暂时解放了。

儿子两岁多,有次月姣收拾仓库,发现旮旯里藏着个公文包,里面都是孟岭的护照和通行证,俄罗斯海参崴、朝鲜罗先、澳门……月姣恍悟,孟岭说的那些出差,敢情都是奔赴赌场啊!从此,猫捉老鼠的游戏屡屡上演。

孟岭正玩在兴头上,月姣出现了,孟岭要她走,月姣不吭声,只一旁坐着,最后赌友受不了,“今个散了吧!”孟岭扯着月姣气呼呼走了。

于是孟岭玩失踪。好吧,月姣母子也人间“蒸发”。这下孟岭急了,放话说,再也不赌了,月姣母子现身,一家人重归于好……可也只是老实一阵子,没多久,孟岭又上了赌场。

那就离婚,月姣下了决心。可是两人正闹着,儿子生病了,两人忙前跑后,都被一根藤系着,又扯不开了。

月姣心力交瘁,叹,这辈子,让这个赌徒给毁了。说这话时,她咬着嘴唇……

日子,就这么纠缠着,又过了几年。

孟岭犯了大事,欠了一屁股赌债不说,还惹着了地痞无赖,声言不还钱,就要了孟岭的命。

周遭人都说,孟岭这次栽大发了,月姣怎么也得离婚,保全她母子俩。没想到,月姣果断做了决定,卖了加工厂和门市房,还债,搬家。

一家三口搬到市里,还妇唱夫随,开了一家手工豆腐坊,月姣重操旧业,生意还不错。

知道的人都佩服月姣,她算是豁出去了,把孟岭的赌根给拔了。客户没了,赌友断了,两人天天一起做豆腐,把孟岭拴在了眼皮底下。

今年春节,在亲戚家遇到他们夫妻俩。亲戚家支了桌麻将,要孟岭玩两把,孟岭这次坚决,说两只手天天摆弄豆腐,忘了怎么玩。

说起儿子,孟岭瞪大眼睛说,将来不赌就行,要是他赌,我就不认这个儿子……

有人呵呵笑,月姣教育得好啊!

孟岭接着说,儿子不服气,说老爸你以前总赌呢!我说啊,像你妈这样好的女人,你小子能找着吗?看看你爸从前那些赌友,哪个不是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

大伙都笑,这油腔滑调的,还没改。

月姣在一旁,也轻轻笑了。

我们都劝月姣,这手工豆腐卖得好,不如多开几家店?

月姣说,不想了,赚了大钱,不一定就好。结婚这么多年,现在的日子,最踏实。